尖耳朵的小公举

这里你澜/澜澜/澜酱/小澜/澜纸
纯正欧美粉一只 博爱党 墙头一大堆
Star Trek/Spirk/all Obi/Middle Earth/Cherik/Marvel/DC
*请不要投喂我任何帕德梅相关以及逆cp
人蠢好勾搭( ´ ▽ ` )ノ欢迎大家找我玩儿
May the Force live long and prosper.
我家大笨蛋 @御惠真生

我我我爆炸。
S2E24
这个日常表白我给满分。
看看最后舰长的笑容哇啊啊啊什么都值得了www
M5取代大部分船员接替控制银女士
舰长一直担心自己的掌控权。
这一集第一次露出笑容啊。
爆炸。
I only want to serve you,Captain.

杯霜真好吃。
咦。
已经北极点的cp我还吃了逆的。
我爱Jack。
嗯。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Tired of seeing others showing off right in front of me.
But what does it matter?
They don't know I have you.
Love you,my big fool.
@御惠真生

It's so nice to be 17
How does a moment stay forever?
Surely youth is the most precious thing in the world.
Say hello to 18 then,my dear Lannie

当男神女神18岁时都在干什么(歌手篇)


Justin Bieber 18岁时发行了Believe这张专辑


Avril Lavigne 18岁时出道并发行了Let Go


Taylor Swift 18岁时成为纳什维尔歌曲作家国际协会年度歌曲作家奖的最年轻歌手


Shawn Mendes 18岁时发行了第二张个人专辑illuminate


Rihanna 18岁时发行了第二张个人专辑A Girl Like Me


Britney Spears 18岁时发行了经典之作Baby One More Time


Miley Cyrus 18岁时发行了第三张个人专辑Can't be tamed


Troye Sivan 18岁时签约了澳大利亚百代唱片公司


Selena Gomez 18岁时发行了A Year Without Rain豪华版


Nick Carter 18岁时完成了奥兰多返乡跨年演唱会并累计达到全球5000万张唱片销量


Brian Littrell 18岁时加入了后街男孩



后天十八周岁攒人品
顺便求个同好
欢迎来勾搭我啊
自刻橡皮章
纯手工,有瑕疵介意慎点
没有人想换那我就送吧
想要的姑娘留言或者私戳哦
(๑•ั็ω•็ั๑)
有人要吗(紧张)

[SW/AO]Now & Forever.Bonus 1(现代校园AU,纯糖)

Bonus 1.Starving

Notes:和正文没太大关系,可以独立看哦*^O^*

Warnings:AO同龄人设定!

BGM:Hailee Steinfield–Starving

I didn't know I was starving till I tasted you.

欧比旺第十七次看向他的手表。

明明约好两点钟在广场门口见面,这都过了一分半钟了,该死的安纳金居然还没有到!欧比旺想着愤愤地甩了甩手。

大学分隔异地并没有使他们日渐疏远,即使课务缠身安纳金也总会想尽一切办法抽出时间坐五个小时的车来看他,给他一个周末惊喜。分离他们越来越珍惜对方的陪伴和每一个洒满阳光的日子。

好不容易两个人都放了长假,欧比旺是羞于承认他有多想念安纳金,难得他能够来一趟爱人的城市,才让他感觉到这一分多钟漫长得就像一个世纪。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猝不及防被一双有力的手拽进怀里,随即温热的唇俯下吻上了他的。欧比旺吃了一惊,但对方再熟悉不过的气息很快让他放松了下来,全心全意地投入了这个吻中。

好像过了很久两个人才想起来这是在商场里,而不是学校里某个幽静的角落。而欧比旺也并没有察觉到自己不快的情绪已经消得无影无踪了。

“抱歉,我在远处偷看了你好久,你根本不知道你等我等的着急的时候是有多么可爱,我忍不住想多看一会。”安纳金先开了口,又按捺不住地吻了怀中人一下。

欧比旺挣脱开他的怀抱来掩饰着自己的脸红,径自盲目地向前走着。但他不知道他泛着粉色的耳尖出卖了他。安纳金笑着赶上了他,五指紧紧扣住爱人的“那我们先去喝奶茶?”

欧比旺用力地嚼着奶茶里的抹茶布丁,心里还是忍不住疑惑安纳金是如何知道自己想喝这种奶茶已经很久了,无数次这种饮料出现在心愿单上,只是苦于在他读书的城市,所有这种外卖都完美地超出了配送范围。而安纳金总是好像不仅住在他的心里,还住在他的思绪里。恋爱中的小默契有时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需要,对方的喜好已经不知不觉成了优先考虑的选择,总是能让他让他的心温暖起来,袭卷过四肢百骸,足以化开所有晨光微熹的黎明和冰冻的黑夜。

“我一直觉得芋圆不太好吃诶”欧比旺拨弄着仙草上的芋圆漫不经心地说到。

“是啊,我也觉得。但没办法,每一份上都有好多。”

欧比旺没再说话,深吸一口气准备努力解决着面前的第三份甜品。

“别吃了”被安纳金突然这样唤住的欧比旺有点发懵。

看着欧比旺鼓着腮帮停下咀嚼动作理解错误的可怜兮兮模样,安纳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说,你不喜欢吃芋圆就别吃了。”

“可是……”欧比旺犹豫着。

“没什么可是的,我喜欢吃,你都给我吃吧。”安纳金说着就用勺子把芋圆都拨到了自己那边。

欧比旺还是决定不拆穿某个人过于善意的谎言。


安纳金又拖着他来到下一家泡芙店。看着排得密密麻麻的菜单,欧比旺有点犯起了迷糊,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好像每一种口味都散发着它独特的诱惑力。安纳金宠溺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自信满满地和店员说“我要一个巧克力味泡芙,抹茶馅,谢谢。”

即使欧比旺是个吃货的事实几乎众人皆知,但他总是很不好意思让对方看到自己吃货的一面,特别是当安纳金坐在他的对面,手肘撑着脑袋笑着他像三天没吃饭那样用食物把嘴巴塞得鼓鼓的,像一只贪吃的小仓鼠。欧比旺低着头都能感觉到安纳金的视线都能泡芙的馅料给融化了。抹茶混着巧克力就像化开的幸福,从嘴里一路甜到心里,不,但这些都远远比不上和安纳金在一起的甜蜜。

“你看看你”安纳金伸出拇指抹去了他嘴角的抹茶馅料,又毫不在意地舔去“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到底有没有照顾好你自己?”

“呃……你要不要尝一口?”欧比旺被安纳金过于宠溺的举动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期待地将泡芙递了过去想要喂他。他知道安纳金在大学里打工挣钱很不容易,但是他总是竭尽全力给他最好的。走了几家店,安纳金只是买给他吃,在他的坚持下象征性敷衍地尝了一口,静静地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吃,这让他感觉十分地过意不去。

“小傻瓜,这些都是买给你的啊”安纳金抚上他的指尖把他的手推开“再说我看着你吃就够了啊。”

欧比旺突然发现,这剩下的半个泡芙又甜了几分。

嘿,其实你不知道我其实并不需要这些的,拥有了你,我就拥有了全世界。

我只是需要一点点甜味,你却为我亲手造了一间世界上最棒的糖果屋。

可是我尝过那么多种甜品,吃过那么多的糖果,再遇见你之前,我从未感到过真正的饥饿。

你一定是世界上最甜美的糖果,不然为什么,只要看到你,甚至是想到你,都会笑得无比满足呢。

Notes:给我家的 @御惠真生 希望你能开心点啦(ฅ>ω<*ฅ)
Happy is the heart still feels the pain
Darkness strains and light will come again

所以我写完了,感觉就像小学生流水账……
希望大家别太嫌弃,凑合着看看吧orz

当大家都变老了十八岁会怎么样
嗯还有几天就满18周岁了
依旧甜饼www
ooc预警

还有,大家想看什么梗可以和我讲啊www比心

[SW/AO]Salvation (半正剧向,一发完)

Summary:我在深渊之处渴望将追逐太阳的你拯救

Flavor:set fire to the rain

Salvation









科洛桑的夜晚下起了暴雨。

他披上衣服,冷汗被有些低的温度烫得微微发凉。站在窗口向外看,雷声轰炸得他耳膜有些微微地发痛。滂沱的雨水来不及抓住玻璃流出狰狞的痕迹,就无助地被冲走,发出并没有人能够听见的尖叫。远处过于耀眼的霓虹灯被雨水晕成模糊的色块,让人看不透抓不住,又随着闪电显出一瞬间过于耀眼的光明,接着屋内又重归于黑暗。

他探出原力,仔细地寻找着欧比旺存留在屋内的原力印记。那使他在这冰冷的雨夜感到些许的温暖。

他将做出一个决定,一个能够将欧比旺从他反复的噩梦中拯救的决定,一个能将他自己从梦魇的折磨中拯救的决定。

他永远不会失去欧比旺,永远。

他回想起那个疯狂的夜晚。也许是酒精和过于沉重的压力的催化,他和欧比旺像两个濒死的人一样疯狂地做爱,彼此的灵魂和肉体都叫嚣着更多更近,仿佛他们之间日渐疏远的距离不复存在。当他们精疲力竭地倒在对方身上沉沉睡去时,天际已经透出了一丝曙光。

他看了一眼从窗口透进的微微白光,带着笑意拥着他所深爱之人安静地睡去。那一刻,仿佛这世上没有硝烟战火,他与欧比旺就像两个凡人一样毫无顾忌地疯狂而又无助地相爱,他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

早晨的阳光洒满了屋内。他倚在门边上贪婪地看着他的睡颜。柔和的晨光勾勒得他像一个圣洁的天使。不,他就是他的天使,能将他从这苦恋的深渊中拯救。他多希望时间能够凝固在这一刻,这世上只有他们的爱情,再无别事。

他本以为欧比旺能将他从这疯狂的爱情中拯救,却没想到他会亲口宣判他的死刑。

他的身上还留着昨夜激情时他留下的痕迹,却着急地想要和他理清关系,把这一切当作一个可以遗忘的错误,鲜红得刺目。

没有料想到这样的结局吗?也许结局在一切都没有发生之前,就早已注定。

他说这一切,在它还来得及的时候,还可以改变。

但他却再清楚不过地知道,从十三年前他遇见欧比旺的那一瞬间开始,宿命的齿轮已经开始运作,一切都无法逆转。

他还是疯狂而绝望地爱着,只是光明渐渐淡去,过于强盛的占有欲疯狂滋长,扭曲着据了原本光明的空间。

欧比旺甚至不愿意相信他反复出现的梦境,冷漠地拒绝拯救自己,也如此残酷地拒绝拯救他。

但是你拒绝拯救我,我却可以拯救你。






十九年来,穆斯塔法的火光在每个暴雨的夜晚占据他的梦境。

他从回忆的噩梦中醒来,走到窗边,雨水还是像十九年前那样砸在帝国巡洋舰的舷窗上。只是他再看不见那模糊的光晕,只是透过头盔传来的粗重的呼吸声浓重了这粘稠的黑暗,只是欧比旺不在他的身边。

他被困在灼热的岩浆和冰冷的雨水之间,用余生的漫长煎熬来承受十九年前,他替他作出的决定,那个错误的决定。

雨水扑灭不了火光,岩浆亦阻挡不了雨水。

他早已丧失了选择的权利。

他理解欧比旺的抉择,但却无法不因此而恨他。

爱若需要厮守,恨更需要自由。

他拥有了足够的自由,只是这十九年来,活得越来越像外面那副冰冷的躯壳,他把自己囚禁在其中,无法挣脱,亦无人拯救。

他建立了帝国,他征服了整个银河系,他的名字足以让宇宙中的任何一个人战栗,但他不再拥有他最深的渴念与执望。

他是死亡,他是恐惧,他是黑暗,但他不再是他的爱人。

他曾经以为,世界上上最远的距离,是明明知道真爱无敌,却假装毫不在意。

等他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迟了,爱情在宿命的面前,无力得可笑。

宿命无法让他拯救他的爱人,甚至他自己。

太过执着的占有欲早已模糊了爱与恨的界限,像疯狂生长的藤蔓,紧紧困缚住黑色金属下仅存的血肉之躯,噬咬着他的灵魂,困得他透不过气来,发出无人知会的尖叫。

或者,他早已忘记了该如何呼吸,亦不知该向何人求助。

他只能无力地低头,亲眼目睹宿命一点点地毁掉他心之所爱,然后在宿命留给他的道路上,没有任何退路地兀自走下去。

但宿命可以毁了他,可以将他变为一具行尸走肉,却绝对不可以将欧比旺带离他的身边,以任何方式。

也许,这就是他还在这具空虚的躯壳下苟延残喘的原因。









当欧比旺出现在死星上时,熟悉而陌生的原力波动冲击着被他尘封多年的情绪,好像他用尽了这十九年的光阴,一直在等待这一刻。

他不再奢望能得到他的拯救,或者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犯下过多的罪孽,早就丧失了被拯救的权力。

他会杀了他,既然无法拯救,不如亲手斩断这最后一丝可能性。然后沦为一堆金属,一个杀人机器,一个不再能感受到爱恨情愁的工具,再不用被暴雨灼烧,再不用被岩浆淋湿。

The circle has been completed.(注一)

你留我自缚于囚牢之中,我亦会将你无情束缚。

You should not have come back.(注二)

你将亲眼看见我毫不留情的杀戮,看见我双手沾满无辜的鲜血,看见我向宿命复仇,看见我最黑暗的一面,因为早在十九年前,你在穆斯塔法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留我一人被岩浆吞噬时,你已经将我的全部光明带走。

可是宿命再次作弄了他。

他没有料到他会放弃防守,来不及仔细思索,光剑挥舞下去,他就化为了空气,只剩一把光剑,和一件绝地外袍,依旧是他喜欢的棕色。

一瞬间他将拥有全世界,又在一瞬间覆灭。

关于拯救,他已再无法探知答案。





他和皇帝一起从控制台上摔下同归于尽,原力将得到平衡,全宇宙的人民也将得到解放。

卢克将他像一个绝地武士那样焚化。火光渐渐烧灼去他金属的躯壳,卢克惊异地发现,他的父亲贴身穿着一件绝地外袍。

那是欧比旺的外袍。

父亲以一个英雄的姿态逝去,牺牲得十分安详。而卢克终于明白了他做出拯救的原因。

命定之人无法分开。他们终以这种方式长厢厮守。

而卢克终是代表宿命,见证并拯救了这无缘的爱情。

火光迸溅在微熹的夜空,荒原上升起一缕新的希望。

爱,可毁灭,亦可拯救。

End.

注一,注二:出自Star Wars EP4 维达和欧比旺对决台词。

Notes:再不捅刀子我就要忘了我捅刀专业户的身份了QAQ
一直舍不得捅AO刀子,看看自己写的东西已经基本不虐了,大概是技能退化了吧orz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再次,喜欢请给个评论个小红心哦,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