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耳朵的小公举

这里你澜/澜澜/澜酱/小澜/澜纸
纯正欧美粉一只 博爱党 墙头一大堆
Star Trek/Spirk/all Obi/Middle Earth/Cherik/Marvel/DC
人蠢好勾搭( ´ ▽ ` )ノ欢迎大家找我玩儿
May the Force live long and prosper.
CP @御惠真生

百粉点梗

占tag抱歉

于是,于是我居然满百粉了
感谢小天使们!

开放一下点梗

1.欧美群像微信体,无限制

2.SK和AO点梗
不会写肉,各种梗都可以,5000字以内。
不过最近SK很想写甜饼www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好想写一个Star Trek和Star Wars的混同啊……想看的举个爪?两家都是我心头肉啊

就这样了
一个并没有人看见的百粉点梗
问到就拿掉tag
问不到……就算了吧(害怕

[SW/AO] Now & Forever 2 (现代校园AU,纯糖)

Notes:给自己赶的18岁农历生贺,祝我自己生快www
喜欢请给评论和小红心哦,爱你们(比心

Flavor:在初夏午后懒洋洋融化的抹茶布丁

Warnings:AO同龄人设定!

第一章点我

这是好好学生欧比旺有生以来第一次迟到。

而且还是他最喜欢的金教授的课。

等他明白昨天晚上昆兰一直拖着他问题目,今天早上闹钟又莫名其妙地坏掉之间的联系时,一切都似乎太晚了,他已经被某个居心叵测的人吃干抹尽了。

当他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教室的门口时,众人一脸错愕的表情让他有些无地自容。他迅速扫了一眼教室,别说是第一排的学霸专座了,就连最后一排的座位也是被坐得满满当当。他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无意识地扯着衣角,尴尬地站在教室的台阶中央,试图为自己找一个位置。

所幸,还剩下最后一个中间排的空位。

一个书包被放置在这个座位上,旁边坐着一位略微有些眼熟的男生。他礼貌地上前询问这个位置是否有人坐。

安纳金为欧比旺犯下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比如今天,他就破天荒头一回地早早来到教室,占了两张中间排的座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可欧比旺还迟迟没有现身。安纳金心不在焉地用笔帽敲打着桌面,手肘随意地撑着下巴,完全没有在意金教授讲了些什么,心想自己的攻势是不是有些太过火了。

欧比旺终于出现在了教室门口。安纳金立马坐直了身体看过去,刚刚一路的狂奔使得他微微喘着气,脸红扑扑的,异常可爱。来不及梳理的金发乱蓬蓬地团在脑袋上,还有两撮头发调皮地翘了出来。白色的衬衫凌乱地裹在身上。这样的欧比旺与平日一丝不苟的欧比旺大相径庭,不知所措而又茫然的神情就像猫爪一样痒痒地挠在安纳金的心口。

欧比旺果真按照安纳金的计划中一样,主动开口询问安纳金是不是可以坐在他旁边。幸福来得太突然,安纳金一下子大脑当机,好不容易才忍住傻笑的冲动。直到欧比旺问了第二遍他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拿开先前故意留下占座的书包,连声应着请坐请坐。

金教授朝他们这里瞟了一眼,清了清嗓子,又继续开始他的滔滔不绝。整整一节课,安纳金并没有体悟到金教授的课为什么那么出名座位为什么那么难占,倒是充分了解到了欧比旺为什么如此学霸。

欧比旺就像所有电视剧以及小说中的标准学霸一样,从头至尾一直认认真真地记笔记,眼睛就像有吸铁石一样全程吸在金教授的身上——甚至安纳金都开始些许嫉妒起金教授能够如此吸引欧比旺的目光,他甚至不能确定整整一节课,欧比旺有没有朝他看过哪怕一眼。

安纳金透过余光时不时地瞟向欧比旺。衣衫不整凌乱的欧比旺真是最大限度地激起了安纳金的保护欲。安纳金在心里默默背诵着早就准备好的和欧比旺搭讪的腹稿,可是每向欧比旺瞟一眼,安纳金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快了几分。

看了一眼手表,下课时间终于就快到了。安纳金本以为自己会像一个情场高手一样成功套路欧比旺,结果事实证明他错得离谱。安纳金简直恨死了懦弱的自己,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断鼓励着自己冷静冷静,强行忽视了自己过快的心跳声和渗满了汗湿漉漉的手心。

下课铃终于响了,听起来就像宣判推上刑场的铃声。安纳金硬起头皮,鼓起了全部的勇气。刚准备开口,可欧比旺就抓起书包冲出了教室。

安纳金可没料想到这样的反转。是不是自己上次在图书馆态度不好让他误解了?可千万不能让他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印象,安纳金连忙抓起书包跟着追了出去。

当安纳金终于在食堂12号窗口找到欧比旺的时候,他听见欧比旺无比落寞的声音传来“真的卖完了吗?”

“真的真的,你想吃可以明天早点来,同学。”食堂大妈被欧比旺对食物的执着逗笑了。

欧比旺拖着沉重的步伐,极不情愿地往回慢吞吞地走着。

安纳金简直想感谢原力,原来欧比旺狂奔出去不是躲他,而是去买他的早饭。他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来了。他好不容易才抑制住自己的狂喜“欧比旺,怎么了吗?”

欧比旺循着声音抬头看去,原来是刚刚历史课坐在自己旁边的男生。沉浸在与食物失之交臂的悲哀中,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个陌生的男生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没,没什么。”可惜他的肚子非常不合时宜地响了。

欧比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那个,我…我今天正好多买了两个抹茶布丁,吃不完,送给你吧。”

听到抹茶布丁四个字欧比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不,不用了,谢谢。”欧比旺突然发现自己的说谎能力真的很差。

看着安纳金拿着抹茶布丁的手一直伸在那里,美食的诱惑终于战胜了害羞的心理,犹豫着伸出手接过了布丁。

欧比旺的胃又再次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安纳金十分自觉地跟着欧比旺来到食堂的餐桌旁坐了下来。欧比旺撕开包装完全不顾形象地吞咽了起来,安纳金就坐在他对面,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呃,我叫安纳金,安纳金天行者,阿塔鲁学院机械工程系的二年级学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上回在图书馆,很抱歉冲撞了你,我……”安纳金紧张地盯着自己的鞋子。

欧比旺终于想起来他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个男生很眼熟,安纳金算是很聪明了,两个布丁完全足够将他对安纳金不算太好的印象一扫而空,再说他还有一张十分帅气的脸蛋。欧比旺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脸红,赶忙低下头吃着布丁来掩饰自己的心动。

“没关系啦,你不说我都记不得了。嗯,我是索雷苏学院的,欧比旺肯诺比。”欧比旺塞了满嘴布丁,含混不清地说道,试图和这个用食物收买自己的人搭讪。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信息已经被对方摸得差不多了。“所以你顺路来了这儿?”

“我……我顺路去体育馆,就正好看见你在这里。你一下课就跑了出去,我很担心你。”安纳金赶忙为自己编了一个借口,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体育馆在相反的方向。

两个布丁很快就吃完了,欧比旺意犹未尽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并没有意识到安纳金的全部注意力都粘在了自己的舌头上。

“吃了你的布丁,真的不好意思呢。不然我把钱给你吧。”欧比旺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不不不,”安纳金急忙摆着手“如果能有荣幸和你一起吃个饭,那是我最好的报答了。”他说完才猛然惊觉,他居然把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说了出来!天啊,他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这样节奏太快会不会吓到他?他会不会以后都躲着他?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就是个头号变态饥渴症患者外加跟踪狂?

“呃……谢谢你?你有纸和笔吗?”欧比旺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等等,我找一找。”安纳金在书包里掏了半天都没有掏出本子,一定是刚刚走的太急,落在金教授的教室里了。

欧比旺被安纳金一脸紧张和沮丧的样子给逗笑了,他拉过安纳金的手,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嗯……”

什么?欧比旺刚刚主动给了他他的电话号码?他这是在做梦吗?很遗憾安纳金没能收得住自己的傻笑,以至于欧比旺后面说了什么,他完全没有听见。

“很感谢你的布丁,天行者。我下面还有课,我要先走了。”白吃了人家那么难买到的布丁,今天那么一堆糗事又都被他撞见了,欧比旺觉得很不好意思。

“啊,没事没事,很荣幸认识你。还有叫我安纳金就好。”安纳金努力给了欧比旺一个风度翩翩的笑容。

看着欧比旺匆匆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刚刚被欧比旺牵过和写过字的手,要不是食堂的回音效果太好,安纳金一定早就乐得吹起口哨起来了。

接下来,就要看看我们可怜的科迪如何才能劝说几天不洗手的安纳金好好洗手了。

[ST/SK]Stardust 星尘 2.Home

Chapter 2:Home

Notes:老年夫夫的故事,每篇独立。









他感到他体内的瓦肯生命力正在逐渐流失。

他知道自己是时日无多了。

他录下最后一段舰长个人日志,避开人群来到了进取号几经改造却从未被触碰过的地方。那里只有当年的大副授权码才能打开。



他不禁再次感叹24世纪的科技实力,休眠舱中他的T'hy'la依旧像近一个世纪之前那样静静地微笑着,让人看着不忍心将他从这太过漫长的睡眠中唤醒。

他小心翼翼地爬进休眠舱内,休眠舱内的对于瓦肯人来说过低了,足以冻伤他的所有组织。他却感到一阵近一个世纪不曾有过的暖意席卷过四肢百骸。

他轻轻地拥住那具躯体,在他冰冷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小心翼翼而又绵长深情的吻。

他记得他曾经说过'Admit it,Spock.For people like us,the journey itself......is home.'他眼中略带戏谑的笑意和深情,是整个宇宙难以媲美的蔚蓝。

他将他金色的脑袋揽进怀中,就好像他依然能够听见自己逐渐加速的血流和心跳。

'Ashayam,I'll bring us home.'


拥有Scotty这样的轮机长是幸运的,他造出了全宇宙最耐用的分离舱。依照Spock的遗嘱,他将他曾经的大副和舰长默然相拥的遗体送进宇宙,那最后的边界,亦是永恒的家园。

也许这个分离舱会被几个世纪之后的人们发现而流传为一个美丽的故事,也许会遭遇未知的撞击而散为宇宙中的星辰,也许他们能够永久地在太空中徜徉,将他们的爱情散播到宇宙中的各个角落。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无论在哪个时空,无论经历过怎样的不同的过往,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他们总是有恃无恐,凭借着宇宙的终极逻辑,于茫茫人海中寻见对方,相遇在舰桥,成为彼此生命中最亮的星。

这份爱会在太阳,群星和宇宙的见证下

穿越所有的时空与距离

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SW/AO]The Road(夫夫飙车甜饼,一发完)

Notes:小短文,写的时候我全程在傻笑(๑• . •๑)

Flavor:风吹过晴空下树林的青草清香

喜欢请一定留下小红心和评论,毕竟我励志做一个高产的人www(喂!)

安纳金调试着摩托车的把手,微微转过头对身后的人低语“抱紧我。”

“什么?安纳金——”欧比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巨大的惯性甩得他整个人都贴到了安纳金的后背上,就像被大风吹过的两张白纸,严丝合缝地紧紧相依。他下意识地紧紧搂住安纳金的腰。

安纳金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现在欧比旺终于能够证明他对于安纳金所谓的“开车兜风”不祥预感的正确性了。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他所能做的只是把头搁在男生的肩膀上,紧紧地环着他的腰,全心全意地信任着他,任由他把自己带往何种方向。

车在不算宽敞的道路上疾驰,空气过快对流形成的风让他们的发丝交缠着在空中跳着不规则的舞蹈。风鼓起安纳金的袖口有节奏地扑打着欧比旺的肩膀。

一切都是那样的离谱,又是那样的自然。欧比旺发誓在和安纳金在一起之前,他从未做出过如此疯狂的举动。说他不害怕是假的,但他愿意用他的整个生命信任着他,男生的体温透过薄薄的T恤传递到他的胸膛,却使他在这辆车速快得离谱的车上觉得莫名的安心。他分辨不清他现在过高的肾上腺素是车速还是这份爱情导致的。

而安纳金也通过后背努力体会着欧比旺过快的心跳。这份信任让他永远不会迷失方向。

车速过快,欧比旺还来不及欣赏路边的景色就一闪而过,干脆闭起眼睛在呼呼的风声中努力辨认着两人同步的心跳声。过于明媚的阳光映得欧比旺的麦金色的发丝暖过五月的夏阳。这就是爱的颜色,安纳金心想。

欧比旺柔软的发丝戳得安纳金的颈窝痒痒的,安纳金透过余光偷偷瞄着他的爱人泛着粉色的脸颊。他全心全意爱着信任着自己的样子让安纳金心头一暖,他单手离把,轻轻掰开欧比旺紧紧搂着自己腰的手指,十指交缠。

欧比旺惊慌地睁开双眼,猛然地撞上了安纳金盛满爱意的眼神,欧比旺脸一红“安尼,好好看路”安纳金笑着微微侧过头,迅速地在他微微发烫的脸颊上留下一吻。安纳金发誓他通过后视镜看见了欧比旺迅速红起来的耳尖。

风呼呼地吹,阳光暖暖地照,路边的风景被拉成了模糊的色块。错过风景不要紧,还好没有错过你。颠覆了整个世界不要紧,只要你还在我的身边,我看过的,都是世上最美的风景。

Notes:梗来自今天我和我哥在乡间公路上飙车时脑的。
其实是中毒太深,看啥都带AO的影子www

[授翻][SW/AO]An Upcoming Storm(退团结婚梗,一发完)

Author:TiBun

Rating:NC-17

Summary:宇宙中的所有警告都不足以让欧比旺向欲望屈服,现在他被迫等待着去发现命运会为他带来些什么。

Original Notes:我不拥有任何角色,我只探索未知的可能性。

Translators Notes:这大概就是一个退团结婚的掺着玻璃渣的甜饼,当然最后HE了。保护欲旺盛和成熟的安尼真的好苏啊,隐忍的欧比也很让人心水QwQ
顺便感谢阿绊的beta www 爱你

随缘点我

长微博点我

Notes:没想到有一天我发的东西也能打上NC-17的标签,,,撒花

打滚求小红心和评论,爱你们www(表脸

[授翻][SW/AO]I'm Not Ready(逆师徒甜饼,一发完)

Author:aureale

Summary:欧比旺想尝试绝地试炼,但他的师父却十分不确定。

Original Notes:这里的安纳金33岁,是22岁的欧比旺的师父,奎刚还活着并且是安纳金的师父。

Translator’s Notes:关于安纳金舍不得让欧比旺出师的甜饼。占有欲和保护欲超强的安尼真是让我苏到不行www

再次,喜欢请留下评论和小红心哦,爱你们:)

 

“我比你自己更清楚你什么时候能够准备通过试炼,你还有很多需要学习!”

 

“那就告诉我我需要学习什么,师父,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练习。我相信我会成功的,在——”

 

“那不是重点。其他学徒至少要25岁才为他们的试炼做准备!”

 

“但是你19岁时就已经通过了试炼啊。”

 

“那不一样。我在实战训练中所向披靡。”

 

“可是,金大师说过——”欧比旺没能把这句话说完,他的师父打断了他。

 

“你还没准备好,欧比旺。这场谈话到此结束!”

 

“是的,师父。”他的学徒低低地应着。安纳金能够听出他语气中的怀疑和沮丧。

 

“让我们专注眼前的任务,那才是重点所在。等我们回到圣殿之后,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大吃一顿,好好谈论你的试炼。”安纳金希望欧比旺会给他一个微笑,所有的不愉快都会被忘记。但他知道那是不会发生的。

 

“是的,师父。”知道他的师父撒了谎,欧比旺回应得很伤心。

 

“欧比......”他的学徒从他们一同坐着的桌子旁离开。

 

“对不起,师父。我很饿。我会在厨房里”

 

“欧比......”安纳金转过他的椅子,希望能够阻止他学徒的离开,但是他只看见了一扇在他身后关上的门。

 

安纳金沮丧地叹了一口气。这都是他前师父的错!他径直离开他的卧室,朝着一个明确的方向走去。他知道把奎刚牵扯到这件事情里来,议会一定会找他的麻烦。

 

安纳金敲着他前师父的门,直到奎刚开了门才停手。

 

“安纳金,发生什么事了?”奎刚担忧地看着他的前学徒。

 

“你!”安纳金闯进他前师父的房间“你没有资格告诉欧比旺他准备好试炼了!”

 

“安尼,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震惊过后,奎刚关上了门。他倚在门上抱着胳膊,安纳金怎么会这样跟他说话?

 

“发生了什么?!”安纳金恼怒地大吼“现在他想通过试炼!今天他已经和我提过三回了!”

 

“你很生气,就是因为这个?”奎刚好不容易才忍住大笑的冲动。

 

“你觉得这个很好笑吗?!”

 

“安纳金,当年你可是每天都在问我有关试炼的事,直到我们共同对抗杜库之前。”

 

“可是你每天都在说我没有准备好!”

 

“不要妄图改变事实,我的前学徒。你的试炼因吉奥诺西斯一战而推迟,我们回来之后,议会根据你在吉奥诺西斯一战中表现出来的技巧,勇气和你付出的代价决定破格授予你武士头衔。”奎刚走近他的前学徒”如果你要问我,欧比旺很早以前就显露出他具备了接受试炼的能力。”

 

“我可没有在问你!”安纳金推开他的前师父想要离开这里,但奎刚的话语滞住了他的脚步。

 

“可是欧比旺问了我。”

 

“什么?”安纳金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年长的绝地。

 

“欧比旺让我和你谈谈这个话题,这样他可以询问你关于你的试炼。他不知道该如何提起,就让我来和你谈谈。他觉得这样可以说服你。”

 

“这什么也改变不了。警告还是一样的,不准再次提起那个话题。这是我在请求你,师父。”

 

“安尼,你知道他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你不记得当你还是一个学徒的时候了吗?你除了成为一个绝地武士外别无所求。”

 

他当然明白。安纳金第一次问起奎刚有关试炼的事时,他才15岁。他的师父微笑着告诉他,他还没有准备好。19岁时他在实战训练中夺魁。但他并没有进行过传统的试炼,而是在与杜库的交手中,用他的一只胳膊换来了他的武士头衔。他害怕当欧比旺遇上同样的危险时,他没有能力去帮助他。

 

“不,他还没有准备好。我是他的师父,由我来决定他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安纳金瞪着他一脸震惊的前师父,直到奎刚大笑起来“现在你又在笑什么,老疯子?”

 

“没什么”奎刚好笑地看着安纳金“我只是想起来当欧比旺告诉你他将会是你的学徒的时候,你有多么的惊讶和恼怒,你甚至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叫他学徒。”

 

“我当时可不想要个学徒。当时他是不可忍受的,他总是纠正我的错误,提醒我教义都说了些什么,回答我的问题时总是那样无礼......”奎刚看着安纳金在陷入回忆时开始变得冷静,他的眼里不再有愤怒,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抹去的忧伤“但是他无畏,善良并且勇敢。”奎刚靠近他的前学徒,搭上他的肩膀安抚着他,想让他冷静下来。“他是我的学徒,我最好的朋友,我爱他。”

 

“我知道你爱着他。”

 

“我还没准备好失去我们的纽带。我爱他。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我无法控制住我自己。他就是我的全世界。当他不在我的身边时我疯狂地想念他,当他和别的大师说话时我嫉妒得发狂,我知道他将会完美地通过试炼.......他会成为一个完美的绝地武士,但那意味着议会将会派给他个人任务,有一天他会有自己的学徒,他会不再需要我......我做不到。”

 

奎刚知道失去学徒对每一个师父来说都是常事,除了安纳金......只是想象这些事情痛苦就会像地狱一般折磨着他,他看清了安纳金对欧比旺的感情,甚至在他的前学徒自己弄明白之前,但他从不担心。他知道安纳金从不会利用欧比旺。他渴求着欧比旺。当欧比旺18岁生日那天,安纳金向他坦诚了他对欧比旺的情感,但他之后再也没有再提起过。

 

“我不能失去他。我已经差点失去他一次了。”安纳金低语。

 

“安尼”奎刚搂住他的前学徒“你不会失去他的。是的,他将会出个人任务,他将会和别的大师和武士一起战斗,也许有一天他会有自己的学徒,但那并不意味着你将失去他,你不能霸占别人的生活。”

 

“我很害怕。万一他遇上西斯尊主怎么办?!万一他被绑架了怎么办?!万一他死了怎么办?!万一我没有办法保护他怎么办?!”安纳金又炸了毛,推开他前师父的胳膊。

 

“安纳金,你必须学会控制你的恐惧。记住这会将你引入黑暗面。”奎刚扳过安纳金的肩膀”安纳金,看着我。”安纳金抬起头,看着他的前师父”你不会失去欧比旺的,他是个很聪明的男孩,他知道如何直面一个西斯尊主,他不会死的,如果他被绑架了,我知道你会违背议会的意愿,在每块石头底下搜寻他的踪迹。”

 

“有些人可是很好地教会了我如何违抗议会的命令”奎刚朝他露出一个微笑。

 

“如果那真的发生了,我会陪伴你一起违抗议会的命令,即使那之后欧比旺会把我俩教训一通。尤达大师在让他成为我们的学徒的时候,就已经作出了正确的决定。”

 

我们的?”

 

“我对他的教导不比你少,甚至还比你多。”

 

“嘿,老家伙,他可是我的学徒!我的!”安纳金笑着,轻推着奎刚的胳膊。

 

“好吧。去找你的学徒吧,安尼。告诉他你将会和议会谈谈有关他试炼的事。”


“别教导我我该做什么”安纳金走向门口,却听见奎刚充满警告意味的声音。

 

“安纳金——”

 

“好吧!但别以为是因为你告诉我我才会这样做”

 

“晚安,安尼。”

 

“明天见,师父。”

 

安纳金笑着关上了门。他闭上眼睛,集中精神,试图通过原力找到欧比旺,在他的房间还有欧比旺的房间里他感觉不到他,他也不在厨房里。他叹了一口气试图冷静下来,再次寻找着。不出一分钟,他感应到了欧比旺的原力,安纳金睁开眼睛向那个地点走去。当他到那儿时,他看见欧比旺坐在副驾驶座上,和当值的飞行员聊着天。

 

“欧比”安纳金大声地说着,飞行员和欧比旺不约而同地向安纳金的方向转过头”你能过来一下吗?”

 

 

欧比旺点点头,从副驾驶座上爬起来走向他的师父。当他的学徒来到他的身边之后,安纳金走动了起来,直到他们一个无人的场所。

 

“发生什么事了吗,师父?”

 

“不,我只想和你聊聊关于你的试炼。”

 

“我知道师父,我不会再提起这件事直到你允许我提。”安纳金可以听出他学徒语气中的落寞。他难以忍受他自己竟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我改变了主意。明天我会向议会申请你的试炼,这样我们就可以为你的试炼做准备。”

 

“真的吗?”欧比旺惊讶地睁大眼睛,安纳金可以感受到通过纽带传送过来的愉悦”为什么?”

 

“这很重要吗?”

 

“不,我只是很好奇,师父。你不是真的想让我通过试炼吧。”

 

“我和金大师谈过了,是他疏导了我。”

 

“但是你说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撒了谎,你已经准备好了。”安纳金叹了一口气,把他的学徒搂进怀中,拇指爱抚着他的脸蛋”只是当你成为一个武士之后,我们不会再这样频繁地呆在一起,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你可别想那么轻易地就摆脱我,师父。即使你不愿意,我也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你也一样,学徒。”他揉着欧比旺的脑袋,把他拉近,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安纳金朝他露出一个笑容”这就是我想和你说的,你可以离开了。如果你需要些什么,我会在我的房间里——”

 

“当然”欧比旺笑着”晚安,师父。”

 

“晚安,我的学徒。”

 

THE END


[ST/SK]Stardust 星尘 1.Make Believe

Chapter I.Make Believe

Notes:这个系列大概就是老年夫夫的故事,每篇独立

Warnings:这篇很虐,非常虐。高考之前写的要攒人品一直没发,刚刚查了高考成绩,发现自己也不需要什么人品了,体会一下最深的绝望。






自从Jim去世之后,他就一直呆在那间全息重像室里再没出来过。

军衔在这种时候再次发挥了它作弊般的作用,可舰长却不可作弊难逃一死。他用他的大副授权码将自己锁在了那里,没人能进的去。

直到McCoy忍无可忍用自己的医疗优先码硬闯了进去。

“Spock!!!我不能再纵容你这种…”医生带着破碎的心痛大吼着。

“Shhhhh,轻点声,医生,Jim他刚睡着。”

McCoy顺着他憔悴空洞而盛满爱意的眼神看过去,被全息重像完美模拟的Jim正安静地枕在Spock的腿上,浅浅均匀的呼吸表明他正做着一个甜睡安眠的好梦。Spock的手指隐没在Jim的金发中,轻轻抚弄着那片柔软。

McCoy的声音突然变得难有地轻柔“Spock,醒醒吧…Jim,Jim他…已经不在了…”

Spock虚弱地摇头“不,医生,你看他现在还在我的怀里,他刚刚还和我说,未来我们要在爱荷华的农场边建一所漂亮的大房子,养几条狗,只有他和我。”

McCoy从未如此痛恨且喜爱着这该死的23世纪的高科技。按下了全息重像室的开关,霎时间所有的风和日丽和所爱之人都化为了黑暗的虚无。

Spock抚弄Jim发丝的手还停留在原地,接着痛苦而徒劳地颤抖着收回。

他的脸上有几秒钟的空白,似乎震惊于眼前的景象。他慢慢将自己蜷缩起来,手指捂着脸庞,无声地颤抖着。

空旷灰暗的全息重像室中,Spock无助而绝望的身影显得渺小得可怕。三十多年的老友,McCoy从未觉得他时常斗嘴操心三倍怪力情感强大的瓦肯如此脆弱得不堪一击,脆弱到失去了直面现实的勇气,亦或是他们坚不可摧的精神链接让他拒绝接受过于残酷的现实。

McCoy叹了口气,坐到老友的身旁,抚上他抽搐颤抖的肩膀。他想说些什么来安慰他的老友,张着嘴却硬是发不出声音。他看见有透明的液体顺着他修长苍白的指节流下,在制服裤上洇出一片深黑的痕迹。

人生中的第一次,他的瓦肯精神壁垒土崩瓦解,支离破碎到永远也无法恢复原状。他开始分不清虚幻与现实,完完全全被剥夺了理智与逻辑的外衣。他放纵自己于人类的回忆与幻想之中,以瓦肯人最不齿的方式。如果这样能让他感觉到他还能拥他的Jim入怀,那他甘愿用余生去沉沦颓陷。

有你在的地方,纵使是万丈深渊我亦无畏跃下,对我来说那不过是茫茫宇宙中的又一重天堂。

Notes:无法说服自己明天会更好。希望我还有勇气笑着活下去。

Lannie's Single Tune Circulation

21/06/17
Control - Halsey
Sooner or Later - Aaron Carter

[SW/AO]Now & Forever 1 (现代校园AU,纯糖)

   Flavor:在初夏的午后懒洋洋融化的抹茶布丁

   Warnings:AO同龄人设定!!!

   Notes:我努力周更(◡‿◡)


   里面的欧比大概长这个样子,点我

   随缘点我

   长微博点我

   



   Notes:谨以此献给所有美好的初恋以及我的高中生涯

             喜欢请留个评论哦,在北极圈混的大家都是小天使(。・∀・)ノ゙

[授翻][SW/AO]Crushed Ice(现代AU,双向暗恋,一发完)

Crushed Ice by TiBun
Summary:冰球大明星安纳金 天行者爱上了某人
Original Notes::给bigwolfpup 受到了她Obikin Ice AU的启发
Disclaimer:我不拥有任何可辨认的角色,我只是探索未知的可能性
Translator’s Notes:非常可爱的双向暗恋文,前面的视觉切换也很萌QwQ还有感谢阿绊的beta,没有她就没有这篇东西 喜欢请留下小红心和评论哦XDD

Lin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55882"><strong>Crushed



  安纳金从看台上向下看,他的眼睛粘在了下方的一幅景象。那个身影在下方的滑冰场上加速着,转向着,跳跃着,旋转着。看起来谁都难以在冰面上表现的如此该死的优雅。话说回来,对于他来说冰便意味着痛苦。用高速和护具来保护他的身体,但他仍然受了许多伤,尤其在他明白为什么头盔是个好东西之前,一条从眉毛延伸到脸蛋的伤疤已经在童年时留下来了。
但对于下方的这个男人来说,它意味着优雅和纯粹,以及亮闪闪的制服。如果溜冰场是一枚硬币,那么他们来自硬币不同的两端。
  他爱他在冰面上的生活,闪耀得如同一颗新星。他已经忘记了有多少次求婚——甚至是舞会的请柬——被尖叫的粉丝写在大张色彩艳丽的纸上给他看。他只是给他们一个微笑,继续他在冰上的舞蹈。在他的对手间穿梭滑行,持续引导着冰球直到他能稳稳地射进球门。他感觉在比赛时他能够飞翔。但是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他能够在冰面上飞翔。在那里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他和音乐一起,盈满了竞技场。他的表现是如此的充满个性,如此的震撼人心,天哪,安纳金能够站在那儿一整天只是看着他。他的确从未欣赏过一个人滑冰的美感和技巧,直到他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在小小滑冰场上优雅地滑行,当时他在为冰球初学者们当著名教练,给他们一些能提升技巧的窍门。他会一直等到孩子们都离开再清理冰球留在冰面上的脏乱,因为滑冰场对外开放,公众可以来这里滑冰。那就是他初见他的时候。他有着一头漂亮的红发和精心修理过的胡子,悠闲地在冰面上四处滑行着,为一群孩子和想让他们学会滑冰的家长们表演些小小的技巧。然后他滑经了他,唇上噙着一个笑容,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最好在你把这些球棍跌在地上之前把它们放归原处,冰球男孩。”话音未落,他就滑开了,打破了他一时的失神。

  而现在他站在这里,再次看向他,他不单看他的滑冰路线,更在记忆和欣赏那个男人的制服如何拥抱,并在他精瘦的身体旁飞扬。

“嘿!你在那干什么呢?”

  安纳金畏缩了下。他被发现了。叹了一口气,他下到那个教练所在的冰面四周的墙壁边。教练叉着胳膊,长长的头发被扎成一束马尾。

   “对不起,我只是——”

   “这是场私人预演。明天再来吧。”

  “啊—但是—”安纳金叹了口气,垂着头,“好的,先生。”

  “等等!”冰面上的滑冰者停下他的动作,滑向他的教练和那个冰球运动员,“是我邀请他来的这里。”

那个教练看起来十分惊讶:“欧比旺,你认识这个男人?”

“当然了,不然他为什么会出现这里?我邀请他如果有空的话可以来看我的彩排。看起来他的确有空。不要那么凶嘛,奎刚。”

  奎刚眨了眨眼,轻笑着,“下次你真要邀请人过来看,要记得提醒我。好吧,你可以休息一会儿了,但是我需要你在十分钟之内回来。”他说完便离开了,留给两个人私人谈话的空间。

  “好的,先生。”欧比旺在他朝向安纳金微笑之前,向他的教练致意。

  “你——为了我撒谎?”安纳金难以置信地眨眨眼,看见欧比旺的笑容脸开始发起烧来。

  “你在跟踪我。”欧比旺微微耸了耸肩。

  安纳金惶恐地倒抽了一口气“我—我—”

  欧比旺大笑“放松,冰球男孩,我不介意。我只是在我彩排之前去喝茶的那家咖啡馆里注意到了你。看起来当你注意到我的时候,你想接近我并且想问我几个问题。我猜你跟着我是想让神经紧张之类的。所以你的机会来了。”他微笑着,斜倚在墙上“你在想什么?”

  安纳金又眨了眨眼睛,“你记得我?”

  “忘记一张英俊的脸,这很难”欧比旺耸了耸肩“这次你留了点小胡子——我喜欢”

  等等,欧比旺这是和他在调情吗?安纳金开始有了信心,抓住了眼前的希望和随之而来的勇气,“你愿意和我吃个晚饭——或者喝杯茶之类的吗?”
“我刚刚在希望你不是只是来和我要求合影的。”欧比旺笑了笑,拿起奎刚那支用来在笔记板给他的练习动作做笔记的那支笔。然后他拉起安纳金的手,在他的掌心写下他的电话号码。“明天演出结束后再来找我,不过下次不要等那么久了,冰球男孩。”

  “呃,谢谢——我的名字叫安纳金!”

  “我知道,天行者。我去了你上次的比赛!”欧比旺大笑着滑开去,留下一个人震惊的安纳金。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