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耳朵的小公举

这里你澜/澜澜/澜酱/小澜/澜纸
近期应该不会再吃bl了 bg也很美好呀❤
恋与f4近期本命 白夫人常年爬墙其他三只
肯定不会再有产出啦❤宝贝们取关随意
↓这些都已经退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st我还是爱着的鸭
Star Trek/Spirk/all Obi/Middle Earth/Cherik/Marvel/DC
人蠢好勾搭( ´ ▽ ` )ノ欢迎大家找我玩儿
May the Force live long and prosper.

[授翻][SW/AO]Crushed Ice(现代AU,双向暗恋,一发完)

Crushed Ice by TiBun
Summary:冰球大明星安纳金 天行者爱上了某人
Original Notes::给bigwolfpup 受到了她Obikin Ice AU的启发
Disclaimer:我不拥有任何可辨认的角色,我只是探索未知的可能性
Translator’s Notes:非常可爱的双向暗恋文,前面的视觉切换也很萌QwQ还有感谢阿绊的beta,没有她就没有这篇东西 喜欢请留下小红心和评论哦XDD

Lin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55882"><strong>Crushed



  安纳金从看台上向下看,他的眼睛粘在了下方的一幅景象。那个身影在下方的滑冰场上加速着,转向着,跳跃着,旋转着。看起来谁都难以在冰面上表现的如此该死的优雅。话说回来,对于他来说冰便意味着痛苦。用高速和护具来保护他的身体,但他仍然受了许多伤,尤其在他明白为什么头盔是个好东西之前,一条从眉毛延伸到脸蛋的伤疤已经在童年时留下来了。
但对于下方的这个男人来说,它意味着优雅和纯粹,以及亮闪闪的制服。如果溜冰场是一枚硬币,那么他们来自硬币不同的两端。
  他爱他在冰面上的生活,闪耀得如同一颗新星。他已经忘记了有多少次求婚——甚至是舞会的请柬——被尖叫的粉丝写在大张色彩艳丽的纸上给他看。他只是给他们一个微笑,继续他在冰上的舞蹈。在他的对手间穿梭滑行,持续引导着冰球直到他能稳稳地射进球门。他感觉在比赛时他能够飞翔。但是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他能够在冰面上飞翔。在那里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他和音乐一起,盈满了竞技场。他的表现是如此的充满个性,如此的震撼人心,天哪,安纳金能够站在那儿一整天只是看着他。他的确从未欣赏过一个人滑冰的美感和技巧,直到他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在小小滑冰场上优雅地滑行,当时他在为冰球初学者们当著名教练,给他们一些能提升技巧的窍门。他会一直等到孩子们都离开再清理冰球留在冰面上的脏乱,因为滑冰场对外开放,公众可以来这里滑冰。那就是他初见他的时候。他有着一头漂亮的红发和精心修理过的胡子,悠闲地在冰面上四处滑行着,为一群孩子和想让他们学会滑冰的家长们表演些小小的技巧。然后他滑经了他,唇上噙着一个笑容,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最好在你把这些球棍跌在地上之前把它们放归原处,冰球男孩。”话音未落,他就滑开了,打破了他一时的失神。

  而现在他站在这里,再次看向他,他不单看他的滑冰路线,更在记忆和欣赏那个男人的制服如何拥抱,并在他精瘦的身体旁飞扬。

“嘿!你在那干什么呢?”

  安纳金畏缩了下。他被发现了。叹了一口气,他下到那个教练所在的冰面四周的墙壁边。教练叉着胳膊,长长的头发被扎成一束马尾。

   “对不起,我只是——”

   “这是场私人预演。明天再来吧。”

  “啊—但是—”安纳金叹了口气,垂着头,“好的,先生。”

  “等等!”冰面上的滑冰者停下他的动作,滑向他的教练和那个冰球运动员,“是我邀请他来的这里。”

那个教练看起来十分惊讶:“欧比旺,你认识这个男人?”

“当然了,不然他为什么会出现这里?我邀请他如果有空的话可以来看我的彩排。看起来他的确有空。不要那么凶嘛,奎刚。”

  奎刚眨了眨眼,轻笑着,“下次你真要邀请人过来看,要记得提醒我。好吧,你可以休息一会儿了,但是我需要你在十分钟之内回来。”他说完便离开了,留给两个人私人谈话的空间。

  “好的,先生。”欧比旺在他朝向安纳金微笑之前,向他的教练致意。

  “你——为了我撒谎?”安纳金难以置信地眨眨眼,看见欧比旺的笑容脸开始发起烧来。

  “你在跟踪我。”欧比旺微微耸了耸肩。

  安纳金惶恐地倒抽了一口气“我—我—”

  欧比旺大笑“放松,冰球男孩,我不介意。我只是在我彩排之前去喝茶的那家咖啡馆里注意到了你。看起来当你注意到我的时候,你想接近我并且想问我几个问题。我猜你跟着我是想让神经紧张之类的。所以你的机会来了。”他微笑着,斜倚在墙上“你在想什么?”

  安纳金又眨了眨眼睛,“你记得我?”

  “忘记一张英俊的脸,这很难”欧比旺耸了耸肩“这次你留了点小胡子——我喜欢”

  等等,欧比旺这是和他在调情吗?安纳金开始有了信心,抓住了眼前的希望和随之而来的勇气,“你愿意和我吃个晚饭——或者喝杯茶之类的吗?”
“我刚刚在希望你不是只是来和我要求合影的。”欧比旺笑了笑,拿起奎刚那支用来在笔记板给他的练习动作做笔记的那支笔。然后他拉起安纳金的手,在他的掌心写下他的电话号码。“明天演出结束后再来找我,不过下次不要等那么久了,冰球男孩。”

  “呃,谢谢——我的名字叫安纳金!”

  “我知道,天行者。我去了你上次的比赛!”欧比旺大笑着滑开去,留下一个人震惊的安纳金。

  THE END

评论(2)

热度(31)

  1. AlecNights尖耳朵的小公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