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耳朵的小公举

这里你澜/澜澜/澜酱/小澜/澜纸
近期应该不会再吃bl了 bg也很美好呀❤
恋与f4近期本命 白夫人常年爬墙其他三只
肯定不会再有产出啦❤宝贝们取关随意
↓这些都已经退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st我还是爱着的鸭
Star Trek/Spirk/all Obi/Middle Earth/Cherik/Marvel/DC
人蠢好勾搭( ´ ▽ ` )ノ欢迎大家找我玩儿
May the Force live long and prosper.

[授翻][SW/AO]I'm Not Ready(逆师徒甜饼,一发完)

Author:aureale

Summary:欧比旺想尝试绝地试炼,但他的师父却十分不确定。

Original Notes:这里的安纳金33岁,是22岁的欧比旺的师父,奎刚还活着并且是安纳金的师父。

Translator’s Notes:关于安纳金舍不得让欧比旺出师的甜饼。占有欲和保护欲超强的安尼真是让我苏到不行www

再次,喜欢请留下评论和小红心哦,爱你们:)

 

“我比你自己更清楚你什么时候能够准备通过试炼,你还有很多需要学习!”

 

“那就告诉我我需要学习什么,师父,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练习。我相信我会成功的,在——”

 

“那不是重点。其他学徒至少要25岁才为他们的试炼做准备!”

 

“但是你19岁时就已经通过了试炼啊。”

 

“那不一样。我在实战训练中所向披靡。”

 

“可是,金大师说过——”欧比旺没能把这句话说完,他的师父打断了他。

 

“你还没准备好,欧比旺。这场谈话到此结束!”

 

“是的,师父。”他的学徒低低地应着。安纳金能够听出他语气中的怀疑和沮丧。

 

“让我们专注眼前的任务,那才是重点所在。等我们回到圣殿之后,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大吃一顿,好好谈论你的试炼。”安纳金希望欧比旺会给他一个微笑,所有的不愉快都会被忘记。但他知道那是不会发生的。

 

“是的,师父。”知道他的师父撒了谎,欧比旺回应得很伤心。

 

“欧比......”他的学徒从他们一同坐着的桌子旁离开。

 

“对不起,师父。我很饿。我会在厨房里”

 

“欧比......”安纳金转过他的椅子,希望能够阻止他学徒的离开,但是他只看见了一扇在他身后关上的门。

 

安纳金沮丧地叹了一口气。这都是他前师父的错!他径直离开他的卧室,朝着一个明确的方向走去。他知道把奎刚牵扯到这件事情里来,议会一定会找他的麻烦。

 

安纳金敲着他前师父的门,直到奎刚开了门才停手。

 

“安纳金,发生什么事了?”奎刚担忧地看着他的前学徒。

 

“你!”安纳金闯进他前师父的房间“你没有资格告诉欧比旺他准备好试炼了!”

 

“安尼,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震惊过后,奎刚关上了门。他倚在门上抱着胳膊,安纳金怎么会这样跟他说话?

 

“发生了什么?!”安纳金恼怒地大吼“现在他想通过试炼!今天他已经和我提过三回了!”

 

“你很生气,就是因为这个?”奎刚好不容易才忍住大笑的冲动。

 

“你觉得这个很好笑吗?!”

 

“安纳金,当年你可是每天都在问我有关试炼的事,直到我们共同对抗杜库之前。”

 

“可是你每天都在说我没有准备好!”

 

“不要妄图改变事实,我的前学徒。你的试炼因吉奥诺西斯一战而推迟,我们回来之后,议会根据你在吉奥诺西斯一战中表现出来的技巧,勇气和你付出的代价决定破格授予你武士头衔。”奎刚走近他的前学徒”如果你要问我,欧比旺很早以前就显露出他具备了接受试炼的能力。”

 

“我可没有在问你!”安纳金推开他的前师父想要离开这里,但奎刚的话语滞住了他的脚步。

 

“可是欧比旺问了我。”

 

“什么?”安纳金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年长的绝地。

 

“欧比旺让我和你谈谈这个话题,这样他可以询问你关于你的试炼。他不知道该如何提起,就让我来和你谈谈。他觉得这样可以说服你。”

 

“这什么也改变不了。警告还是一样的,不准再次提起那个话题。这是我在请求你,师父。”

 

“安尼,你知道他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你不记得当你还是一个学徒的时候了吗?你除了成为一个绝地武士外别无所求。”

 

他当然明白。安纳金第一次问起奎刚有关试炼的事时,他才15岁。他的师父微笑着告诉他,他还没有准备好。19岁时他在实战训练中夺魁。但他并没有进行过传统的试炼,而是在与杜库的交手中,用他的一只胳膊换来了他的武士头衔。他害怕当欧比旺遇上同样的危险时,他没有能力去帮助他。

 

“不,他还没有准备好。我是他的师父,由我来决定他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安纳金瞪着他一脸震惊的前师父,直到奎刚大笑起来“现在你又在笑什么,老疯子?”

 

“没什么”奎刚好笑地看着安纳金“我只是想起来当欧比旺告诉你他将会是你的学徒的时候,你有多么的惊讶和恼怒,你甚至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叫他学徒。”

 

“我当时可不想要个学徒。当时他是不可忍受的,他总是纠正我的错误,提醒我教义都说了些什么,回答我的问题时总是那样无礼......”奎刚看着安纳金在陷入回忆时开始变得冷静,他的眼里不再有愤怒,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抹去的忧伤“但是他无畏,善良并且勇敢。”奎刚靠近他的前学徒,搭上他的肩膀安抚着他,想让他冷静下来。“他是我的学徒,我最好的朋友,我爱他。”

 

“我知道你爱着他。”

 

“我还没准备好失去我们的纽带。我爱他。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我无法控制住我自己。他就是我的全世界。当他不在我的身边时我疯狂地想念他,当他和别的大师说话时我嫉妒得发狂,我知道他将会完美地通过试炼.......他会成为一个完美的绝地武士,但那意味着议会将会派给他个人任务,有一天他会有自己的学徒,他会不再需要我......我做不到。”

 

奎刚知道失去学徒对每一个师父来说都是常事,除了安纳金......只是想象这些事情痛苦就会像地狱一般折磨着他,他看清了安纳金对欧比旺的感情,甚至在他的前学徒自己弄明白之前,但他从不担心。他知道安纳金从不会利用欧比旺。他渴求着欧比旺。当欧比旺18岁生日那天,安纳金向他坦诚了他对欧比旺的情感,但他之后再也没有再提起过。

 

“我不能失去他。我已经差点失去他一次了。”安纳金低语。

 

“安尼”奎刚搂住他的前学徒“你不会失去他的。是的,他将会出个人任务,他将会和别的大师和武士一起战斗,也许有一天他会有自己的学徒,但那并不意味着你将失去他,你不能霸占别人的生活。”

 

“我很害怕。万一他遇上西斯尊主怎么办?!万一他被绑架了怎么办?!万一他死了怎么办?!万一我没有办法保护他怎么办?!”安纳金又炸了毛,推开他前师父的胳膊。

 

“安纳金,你必须学会控制你的恐惧。记住这会将你引入黑暗面。”奎刚扳过安纳金的肩膀”安纳金,看着我。”安纳金抬起头,看着他的前师父”你不会失去欧比旺的,他是个很聪明的男孩,他知道如何直面一个西斯尊主,他不会死的,如果他被绑架了,我知道你会违背议会的意愿,在每块石头底下搜寻他的踪迹。”

 

“有些人可是很好地教会了我如何违抗议会的命令”奎刚朝他露出一个微笑。

 

“如果那真的发生了,我会陪伴你一起违抗议会的命令,即使那之后欧比旺会把我俩教训一通。尤达大师在让他成为我们的学徒的时候,就已经作出了正确的决定。”

 

我们的?”

 

“我对他的教导不比你少,甚至还比你多。”

 

“嘿,老家伙,他可是我的学徒!我的!”安纳金笑着,轻推着奎刚的胳膊。

 

“好吧。去找你的学徒吧,安尼。告诉他你将会和议会谈谈有关他试炼的事。”


“别教导我我该做什么”安纳金走向门口,却听见奎刚充满警告意味的声音。

 

“安纳金——”

 

“好吧!但别以为是因为你告诉我我才会这样做”

 

“晚安,安尼。”

 

“明天见,师父。”

 

安纳金笑着关上了门。他闭上眼睛,集中精神,试图通过原力找到欧比旺,在他的房间还有欧比旺的房间里他感觉不到他,他也不在厨房里。他叹了一口气试图冷静下来,再次寻找着。不出一分钟,他感应到了欧比旺的原力,安纳金睁开眼睛向那个地点走去。当他到那儿时,他看见欧比旺坐在副驾驶座上,和当值的飞行员聊着天。

 

“欧比”安纳金大声地说着,飞行员和欧比旺不约而同地向安纳金的方向转过头”你能过来一下吗?”

 

 

欧比旺点点头,从副驾驶座上爬起来走向他的师父。当他的学徒来到他的身边之后,安纳金走动了起来,直到他们一个无人的场所。

 

“发生什么事了吗,师父?”

 

“不,我只想和你聊聊关于你的试炼。”

 

“我知道师父,我不会再提起这件事直到你允许我提。”安纳金可以听出他学徒语气中的落寞。他难以忍受他自己竟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我改变了主意。明天我会向议会申请你的试炼,这样我们就可以为你的试炼做准备。”

 

“真的吗?”欧比旺惊讶地睁大眼睛,安纳金可以感受到通过纽带传送过来的愉悦”为什么?”

 

“这很重要吗?”

 

“不,我只是很好奇,师父。你不是真的想让我通过试炼吧。”

 

“我和金大师谈过了,是他疏导了我。”

 

“但是你说我还没有准备好——”

 

“我撒了谎,你已经准备好了。”安纳金叹了一口气,把他的学徒搂进怀中,拇指爱抚着他的脸蛋”只是当你成为一个武士之后,我们不会再这样频繁地呆在一起,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你可别想那么轻易地就摆脱我,师父。即使你不愿意,我也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你也一样,学徒。”他揉着欧比旺的脑袋,把他拉近,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安纳金朝他露出一个笑容”这就是我想和你说的,你可以离开了。如果你需要些什么,我会在我的房间里——”

 

“当然”欧比旺笑着”晚安,师父。”

 

“晚安,我的学徒。”

 

THE END


评论(1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