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耳朵的小公举

这里你澜/澜澜/澜酱/小澜/澜纸
近期应该不会再吃bl了 bg也很美好呀❤
恋与f4近期本命 白夫人常年爬墙其他三只
肯定不会再有产出啦❤宝贝们取关随意
↓这些都已经退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st我还是爱着的鸭
Star Trek/Spirk/all Obi/Middle Earth/Cherik/Marvel/DC
人蠢好勾搭( ´ ▽ ` )ノ欢迎大家找我玩儿
May the Force live long and prosper.

[SW/AO]Salvation (半正剧向,一发完)

Summary:我在深渊之处渴望将追逐太阳的你拯救

Flavor:set fire to the rain

Salvation









科洛桑的夜晚下起了暴雨。

他披上衣服,冷汗被有些低的温度烫得微微发凉。站在窗口向外看,雷声轰炸得他耳膜有些微微地发痛。滂沱的雨水来不及抓住玻璃流出狰狞的痕迹,就无助地被冲走,发出并没有人能够听见的尖叫。远处过于耀眼的霓虹灯被雨水晕成模糊的色块,让人看不透抓不住,又随着闪电显出一瞬间过于耀眼的光明,接着屋内又重归于黑暗。

他探出原力,仔细地寻找着欧比旺存留在屋内的原力印记。那使他在这冰冷的雨夜感到些许的温暖。

他将做出一个决定,一个能够将欧比旺从他反复的噩梦中拯救的决定,一个能将他自己从梦魇的折磨中拯救的决定。

他永远不会失去欧比旺,永远。

他回想起那个疯狂的夜晚。也许是酒精和过于沉重的压力的催化,他和欧比旺像两个濒死的人一样疯狂地做爱,彼此的灵魂和肉体都叫嚣着更多更近,仿佛他们之间日渐疏远的距离不复存在。当他们精疲力竭地倒在对方身上沉沉睡去时,天际已经透出了一丝曙光。

他看了一眼从窗口透进的微微白光,带着笑意拥着他所深爱之人安静地睡去。那一刻,仿佛这世上没有硝烟战火,他与欧比旺就像两个凡人一样毫无顾忌地疯狂而又无助地相爱,他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

早晨的阳光洒满了屋内。他倚在门边上贪婪地看着他的睡颜。柔和的晨光勾勒得他像一个圣洁的天使。不,他就是他的天使,能将他从这苦恋的深渊中拯救。他多希望时间能够凝固在这一刻,这世上只有他们的爱情,再无别事。

他本以为欧比旺能将他从这疯狂的爱情中拯救,却没想到他会亲口宣判他的死刑。

他的身上还留着昨夜激情时他留下的痕迹,却着急地想要和他理清关系,把这一切当作一个可以遗忘的错误,鲜红得刺目。

没有料想到这样的结局吗?也许结局在一切都没有发生之前,就早已注定。

他说这一切,在它还来得及的时候,还可以改变。

但他却再清楚不过地知道,从十三年前他遇见欧比旺的那一瞬间开始,宿命的齿轮已经开始运作,一切都无法逆转。

他还是疯狂而绝望地爱着,只是光明渐渐淡去,过于强盛的占有欲疯狂滋长,扭曲着据了原本光明的空间。

欧比旺甚至不愿意相信他反复出现的梦境,冷漠地拒绝拯救自己,也如此残酷地拒绝拯救他。

但是你拒绝拯救我,我却可以拯救你。






十九年来,穆斯塔法的火光在每个暴雨的夜晚占据他的梦境。

他从回忆的噩梦中醒来,走到窗边,雨水还是像十九年前那样砸在帝国巡洋舰的舷窗上。只是他再看不见那模糊的光晕,只是透过头盔传来的粗重的呼吸声浓重了这粘稠的黑暗,只是欧比旺不在他的身边。

他被困在灼热的岩浆和冰冷的雨水之间,用余生的漫长煎熬来承受十九年前,他替他作出的决定,那个错误的决定。

雨水扑灭不了火光,岩浆亦阻挡不了雨水。

他早已丧失了选择的权利。

他理解欧比旺的抉择,但却无法不因此而恨他。

爱若需要厮守,恨更需要自由。

他拥有了足够的自由,只是这十九年来,活得越来越像外面那副冰冷的躯壳,他把自己囚禁在其中,无法挣脱,亦无人拯救。

他建立了帝国,他征服了整个银河系,他的名字足以让宇宙中的任何一个人战栗,但他不再拥有他最深的渴念与执望。

他是死亡,他是恐惧,他是黑暗,但他不再是他的爱人。

他曾经以为,世界上上最远的距离,是明明知道真爱无敌,却假装毫不在意。

等他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迟了,爱情在宿命的面前,无力得可笑。

宿命无法让他拯救他的爱人,甚至他自己。

太过执着的占有欲早已模糊了爱与恨的界限,像疯狂生长的藤蔓,紧紧困缚住黑色金属下仅存的血肉之躯,噬咬着他的灵魂,困得他透不过气来,发出无人知会的尖叫。

或者,他早已忘记了该如何呼吸,亦不知该向何人求助。

他只能无力地低头,亲眼目睹宿命一点点地毁掉他心之所爱,然后在宿命留给他的道路上,没有任何退路地兀自走下去。

但宿命可以毁了他,可以将他变为一具行尸走肉,却绝对不可以将欧比旺带离他的身边,以任何方式。

也许,这就是他还在这具空虚的躯壳下苟延残喘的原因。









当欧比旺出现在死星上时,熟悉而陌生的原力波动冲击着被他尘封多年的情绪,好像他用尽了这十九年的光阴,一直在等待这一刻。

他不再奢望能得到他的拯救,或者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犯下过多的罪孽,早就丧失了被拯救的权力。

他会杀了他,既然无法拯救,不如亲手斩断这最后一丝可能性。然后沦为一堆金属,一个杀人机器,一个不再能感受到爱恨情愁的工具,再不用被暴雨灼烧,再不用被岩浆淋湿。

The circle has been completed.(注一)

你留我自缚于囚牢之中,我亦会将你无情束缚。

You should not have come back.(注二)

你将亲眼看见我毫不留情的杀戮,看见我双手沾满无辜的鲜血,看见我向宿命复仇,看见我最黑暗的一面,因为早在十九年前,你在穆斯塔法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留我一人被岩浆吞噬时,你已经将我的全部光明带走。

可是宿命再次作弄了他。

他没有料到他会放弃防守,来不及仔细思索,光剑挥舞下去,他就化为了空气,只剩一把光剑,和一件绝地外袍,依旧是他喜欢的棕色。

一瞬间他将拥有全世界,又在一瞬间覆灭。

关于拯救,他已再无法探知答案。





他和皇帝一起从控制台上摔下同归于尽,原力将得到平衡,全宇宙的人民也将得到解放。

卢克将他像一个绝地武士那样焚化。火光渐渐烧灼去他金属的躯壳,卢克惊异地发现,他的父亲贴身穿着一件绝地外袍。

那是欧比旺的外袍。

父亲以一个英雄的姿态逝去,牺牲得十分安详。而卢克终于明白了他做出拯救的原因。

命定之人无法分开。他们终以这种方式长厢厮守。

而卢克终是代表宿命,见证并拯救了这无缘的爱情。

火光迸溅在微熹的夜空,荒原上升起一缕新的希望。

爱,可毁灭,亦可拯救。

End.

注一,注二:出自Star Wars EP4 维达和欧比旺对决台词。

Notes:再不捅刀子我就要忘了我捅刀专业户的身份了QAQ
一直舍不得捅AO刀子,看看自己写的东西已经基本不虐了,大概是技能退化了吧orz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再次,喜欢请给个评论个小红心哦,比心~

评论(5)

热度(46)

  1. AveCher尖耳朵的小公举 转载了此文字